[原创] 德国港口参与中欧班列情况与合作发展建议​

时间:2020-10-29  作者:罗先立 阅读量:256 

编者按:2019年深秋时节,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李牧原常务副会长率队,应邀出席了在德国汉堡举行的2019集装箱多式联运欧洲展,并做了中国集装箱行业与多式联运发展机遇主题演讲。借此机会,协会一行认真考察了德国港口、铁路设施、货运村等,走访了包括中远海运欧洲公司、杜伊斯堡港、汉堡港、不莱梅港等多家企业,考察团队获得了大量一手资料,现将部分考察报告发布,供业内同行参考。本期发表的是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咨询研究部项目经理罗先立撰写的文章。

自2011年开行中欧班列以来,国内60多个城市成为中欧班列的始发站。在欧洲,德国成为中欧班列到达最多的国家,杜伊斯堡港、汉堡港、不莱梅港成为国内众多中欧班列欧洲段的目的站。

本文根据2019年11月初对德国实地考察、调研所感,首先对中欧班列选择德国作为目的地进行剖析,其次通过对德国汉堡港、杜伊斯堡港等中欧班列相关境外的基础设施能力、集疏运网络、场站运营、参与中欧班列情况等梳理,提出值得我国发展铁水联运及场站管理的经验借鉴,给出中欧班列未来合作发展建议,为中欧班列境外节点建设提供参考。

一、     德国作为中欧班列目的地剖析

根据中欧班列各地开行线路统计,将德国作为线路目的地的班列开行数量占班列总量55%左右。重庆、郑州、成都、西安、长沙、合肥、义乌等多个城市开通至汉堡、杜伊斯堡、慕尼黑等德国主要物流枢纽班列,其中杜伊斯堡是中欧班列线路最广、运量最多和货值最大的重要节点之一,2019年,杜伊斯堡开行中欧班列数量35-40列/周,汉堡开行中欧班列数量约20列/周。德国作为中欧班列主要目的国与中德贸易、德国在欧洲优势等密切相关,同时中欧班列为中德企业开展贸易提供了新的物流解决方案,更多的企业寻求通过中欧班列打开更广的国际市场,并将不断改变国际供应链布局。

德国在世界及欧洲的经济地位显赫,产业门类高端,经济实力雄厚,中欧班列通过德国能够有效辐射欧洲地区。德国地理位置优越,处于中欧地区,是连接北欧、南欧、西欧和东欧地区的“陆上十字路口”。德国也是欧洲最强的制造业国家,德国的主要工业部门有电子、航天、汽车、精密机械、装备制造、军工等,德国的工业产品大量出口世界,工业实力雄厚。

图1   德国在欧洲的位置及主要工业企业分布示意

德国作为欧洲发展的主导力量之一,是欧洲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欧洲有很多国家都依靠德国的经济发展而生存,欧洲央行的总部亦设在德国的法兰克福。据欧盟统计局公布数据,2018年的德国GDP达到3.99万亿美元,位居欧洲第一位,排在美国、中国和日本之后,位列世界第四位,德国GDP占欧盟GDP总量的21.3%,占世界经济的6.45%。

图2   世界十大经济体GDP统计(2018)单位:万亿美元

中国与德国贸易往来愈加紧密,长期处于逆差状态,贸易品类相对集中且适合中欧班列运输。中国与德国的贸易发展总体保持稳定在1700亿美元左右,近三年贸易额逐年增长,进出口额比例为1.3:1。从2016年开始,中国一直是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成为德国第三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2019年上半年中国与德国贸易额达到958.2亿美元。德国在中国与欧盟各国中贸易的份额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国与德国的贸易额占中国与欧盟贸易占比达28%左右,一定程度上,中国与德国贸易关系影响着中国与欧盟的贸易发展形势。

图3   中国-德国贸易额占中国-欧盟贸易占比(2014--2019.1-6)单位:亿美元

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中国与德国贸易品类以高附加值产品为主,均为适合中欧班列运输货类,机电产品一直是中国对德国进口的第一大类产品,其次为运输设备产品,其他主要为化工产品、光学钟表医疗设备等,占中国对德国进口的80%以上。中国对德国出口的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纺织品及原料和家具玩具杂项制品,约占德国自中国进口总额的65%,其余为贱金属及制品、化工产品、光学钟表医疗设备等。

图4    中国对德国进口品类分布(2018)

数据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德国具有强大铁路网和港口、机场等交通运输基础设施,中欧班列抵达德国后可快速分拨欧洲地区。全球铁路总长度大约是120万公里,其中德国铁路总里程4.3万公里左右,排名全球第六,铁路网密度排名第一,超过1200公里/万平方公里,而我国铁路网密度只有136公里/万平方公里。德国联邦政府拟于未来10年投资约500亿欧元升级国家铁路网,提升铁路运营效率。汉堡港、杜伊斯堡港、不莱梅港是德国主要港口,其中汉堡港是德国第一大港,欧洲第二大集装箱港,也是中欧班列主要目的地,通过港口的铁路网络以多式联运方式便捷联通欧洲地区。

图5   德国铁路网密度情况(2018)   单位:公里/万平方公里

数据来源:资料整理

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是是欧洲第三大机场,2018年法兰克福机场货邮量217.6万吨,位居欧洲第一,全球第十三位,3个小时内可抵达欧洲主要城市。德国境内有30多家货运村(Freight Village),构成了一个紧密连接的货运村网络,其中最大的不莱梅货运村集聚了190多家物流企业,50多家生产型企业在周边进驻,不莱梅港70%的货物要通过不莱梅货运村集散。

二、     德国港口参与中欧班列情况

本节主要分析汉堡港、杜伊斯堡港、不莱梅哈芬港发展情况,参与中欧班列运输的情况,港口在场站建设、班列运输、集装箱堆场管理等方面的特点和做法。

1.     杜伊斯堡港参与中欧班列情况

(1)杜伊斯堡港发展情况

杜伊斯堡港是世界最大的内河港口,占地面积1550公顷,具备8个集装箱码头,4个铁路调车场,5个煤炭码头,2个滚装码头。杜伊斯堡港年集装箱处理能力达到500万TEU,2018年集装箱吞吐量410万TEU,其中30%通过铁路集疏,随着新的场站设施的建设完善,港口的集装箱处理能力将达到800万TEU。

图6   杜伊斯堡港集装箱吞吐量统计(2001-2018)  单位:万TEU

数据来源:杜伊斯堡港调研整理

杜伊斯堡港是欧洲的水运和铁路门户,近洋航运联通欧洲主要港口,港口有20多家国内和国际运营商运营的线路能够连接欧洲和亚洲的100个城市,杜伊斯堡港依托港区铁路场站和德国完善的铁路网络,通过铁路能够联通欧洲80余个城市,不同的铁路运输线路具有不同的运营商。

图7   杜伊斯堡港运输网络示意

(2)杜伊斯堡港参与中欧班列运营分析

杜伊斯堡港是中欧班列在欧洲的枢纽。中欧班列自2011年运行以来,首先就开始与杜伊斯堡进行对接,目前杜伊斯堡港是中欧班列到发量最多的目的地,杜伊斯堡作为中欧班列在欧洲等的铁路枢纽之一,中欧班列铁路线路已经联通国内的重庆、西安、义乌、武汉、苏州、长沙、合肥等城市,据调研,中欧班列已占杜伊斯堡港总业务量的20%左右。杜伊斯堡港积极拓展与中国的业务,包括拓展与中国铁路的信息系统合作以及危险品铁路运输的合作,拓展杜伊斯堡及周边地区化工品等通过中欧班列进入中国市场。

图8   “一带一路”中欧班列运输线路

DIT场站在中欧班列发挥着极其重要作用。DIT场站是中欧班列的主要操作场站,也是杜伊斯堡港9个铁路场站中最大的一个,由Contargo公司运营。DIT场站有6条700米长的铁路线路负责中欧班列到发作业,具有4个龙门吊和8个正面吊,拥有1.5万TEU的空箱堆存能力。2018年DIT场站集装箱处理量为40万TEU,每周约有90列火车到达,其中30%以上来自中国,是中欧班列重庆、西安主要的欧洲集散地。由于中欧班列带来的业务量增加,DIT场站也准备扩建和招聘更多作业人员,满足发展需要。

图9   中欧班列德国杜伊斯堡港作业场站

完善的箱管系统保障中欧班列的集装箱高效调度。DIT围绕箱管系统做好中欧班列服务和支撑,所有集装箱在进入场站之前需要进行查验,空箱主要查验集装箱的外观,重箱主要查看外观和箱内的货物。集装箱空箱在提箱时会进行二次查验,如果查验不合格,将通知客户由客户决定在此修理或者进行其他处理。DIT场站内堆存的集装箱80%-90%为空箱,主要是中欧班列的东西向货流不平衡所致,空箱放回一是中欧班列运营主体寻找回程货源,重箱返回,二是通过驳船运输到鹿特丹等沿海港口后海运返回国内。堆场的堆箱原则按尺寸堆存和箱号堆存,根据堆存系统保证要提取的箱子在最上面,减少调箱作业。

图10   杜伊斯堡DIT场站集装箱堆场

2、汉堡港参与中欧班列情况

(1)汉堡港发展情况

汉堡港共4个集装箱码头,分别为CTA、CTT、CTB和CTH,其中CTA、CTT、CTB码头由欧洲最大的港口码头运营商HHLA集团运营,设计能力分别为300万TEU,180万TEU,350万TEU,CTH码头由EUROGATE运营。港口运营公司计划加深、拓展部分水道,以提升2万TEU的大船满载通过能力。

图11  汉堡港集装箱码头分布(HHLA所属)

2018年,汉堡港整体集装箱处理量为900万TEU,其中铁路集装箱吞吐量为244万标准箱,铁路在港口集疏运中占比高。为发展多式联运业务,HHLA集团在波兰等13个地区建设有自己的内陆港。汉堡港铁路、公路、水运集疏比例约为3:4:3,铁路能力及联通网络发达,每周约有1250列火车通过汉堡港铁路运往各地,汉堡港港区铁路由汉堡市港口管理局所有,计划进一步拓展铁路场站的作业能力。

图12   汉堡港港区铁路(红色为港区铁路专用线)


图13   汉堡港CTT码头铁路场站示意

(2)参与“一带一路”及中欧班列情况

汉堡是德国中欧班列停靠较多的枢纽之一,每周约有20列中欧班列停靠,中欧班列在汉堡的铁路场站主要是汉堡比尔维尔德(DUSS Hamburg-Billwerder)货运站。汉堡港有15条航线与中国各港口相连接,港口装卸的每三只集装箱就有一只来自中国,便捷的海上和海铁海陆联运使汉堡成为与中国贸易最具吸引力的中转节点。汉堡港下属的铁路货运子公司Metrans运营的往返中欧之间的班列每月可达30-40列。中远海运空客物流服务项目主要在CTT码头进行装载,提供飞机组件从汉堡工厂到天津工厂的门到门运输,每周运输1.5架,约占80个TEU的舱位,2019年全年运输66架,2020年计划运输73架。

图14   汉堡比尔维尔德场站

3、不莱梅哈芬港参与中欧班列运营情况

(1)不莱梅哈芬港发展情况

不莱梅哈芬港占地面积近300万平方米,拥有欧洲最长的4680米可操作码头区域,15个泊位,拥有23个集装箱岸边起重机,具有242台集装箱跨运车,可停靠世界最大集装箱船。不莱梅港具有三个码头,分别是EUROGATE的独资码头、与马士基合资码头、与MSC合资码头,是欧洲地区最长的延续型码头,2018年的集装箱吞吐量达到600万TEU,其中50%的通过铁路运输到各地。

图15   不莱梅港口码头分布

不莱梅哈芬港三个码头均有铁路进港运输,港区内共有3条铁路线路,均为贯穿式铁路,码头到铁路场站仅400-500米。铁路场站占地面积73790 m2,6条长度为760m专用线,4台龙门吊,场站能力40万TEU,不莱梅铁路场站由欧洲最大的场站运营商EUROGATE运营。EUROGATE在欧洲6个国家、11个地区运营13个场站,包括德国、意大利、葡萄牙、俄罗斯等国家的地区。

图16   不莱梅哈芬港铁路场站

(2)不莱梅哈芬港参与中欧班列情况

不莱梅哈芬港参与中欧班列目前体现在进口汽车的班列运输,主要得益于港口具有世界上最大的商品车滚装码头,商品车运输达到220-230万台/年。2019年4月起,不莱梅哈芬港开通定期到成都、重庆的进口车专列,到成都的保时捷班列每周两班准时运行,到成都、重庆的奥迪专列每周六班准时运行,随着班列开通,选择中欧班列运输的保时捷中国销售公司的数量不断增加。目前班列的全程运输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承运商,全部用木质托盘装入铁路集装箱,每列最大运量为44个集装箱、88台商品车,运输时间大约需要20天,比海上运输节省近50%时间。

图17   不莱梅哈芬港等待装运商品车

三、     中欧班列场站建设借鉴与合作建议

1、境外场站建设借鉴

中欧班列为德国港口及场站提供了新的业务增长点的同时,也进一步强化杜伊斯堡港、汉堡港等在欧洲的国际物流枢纽地位,德国港口积极推动中欧班列开行,在港口场站、集装箱管理、班列操作、业务合作等方面为班列开行提供便利化条件,同时德国港口在铁路集疏运能力建设、集装箱场站管理、线路运营等方面值得借鉴。

(1)港口铁路场站便捷高效集疏能力。德国港口具有发达的铁路网络连接和辐射能力,成为欧洲的货物中转集结中心,建成了港口集公路、驳船、铁路合理分工的快速分拨体系,铁路在港口集疏运比例不断升高。虽然我国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及处理效率已处于世界港口前列,但港口铁路集疏能力及效率方面远落后于德国港口,目前德国港口铁路集疏比例在30%以上,远高于我国铁路集疏运比例3%的水平。

(2)集装箱场站专业化运营管理能力。德国港口的铁路场站引入专业化集装箱场站运营管理商,保障集装箱高效和低成本调拨,进出场站的集装箱会被全面检查并留存记录,通过系统调控空箱堆放和降低集装箱管理及调拨成本。场站对接班列到达和发运,班列数据与集卡公司共享,提升了班列服务水平和场站作业能力,使得港口铁路场站每周处理超过1000列。

(3)铁路线路运营充分的市场竞争能力。德国的班列线路运营存在多家运营主体,多家运营主体运营不同的线路,甚至一条线路上由多个运营商运营。各班列公司根据自身特点开辟优势线路,由于充分的市场竞争要求其持续优化价格和服务。中欧班列运营平台并不是实际的承运人,货源多依靠货代,缺乏对铁路运输本身议价能力和货运组织能力,市场化竞争能力有限。

2、境外场站合作发展建议

(1)中欧班列运营平台充分利用境外场站运营商网络资源

通过考察,德国的主要中欧班列到达场站多是提供班列的到达和发运操作服务,目前与港口等境外站点合作不深入,中欧班列运营平台与德国主要目的地场站运营商在场站投资、班列运营、货源开发及组织等方面合作不足,境外联通能力和紧密合作程度仍需加强。中欧班列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必然离不开境外网络的开发和深度合作,尤其是加深与重要的中转场站间的合作。

中欧班列目前点对点运输难以形成网络化,中欧班列运营平台依托德国EUROGATE、HHLA集团、DB等集团在欧洲港口、场站布局的网络优势及多式联运服务能力,加强与其拓展场站资源合作,提升中欧班列在境外网络支撑能力和班列运营质量。如EUROGATE航运网络由6个国家11个地区的13个集装箱码头组成,可提供多式联运、货物运输物流等码头配套服务。HHLA在波兰等13个地区布局有内陆港,由HHLA集团下属的铁路运营公司投资和运营,促使HHLA集团的多式联运业务快速增长。

(2)中欧班列运营平台探索共投共享境外物流设施

开行中欧班列的城市正在纷纷抢占“一带一路”战略要冲,货源竞争现象一直在伴随着中欧班列发展,虽然国内各班列运营平台多拥有自有的操作场站,却面临着境外物流设施建设共同难题。境外班列操作场站由境外运营商控制,并且服务、时效方面高度依赖境外场站运营商。《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提出加快境外经营网点建设,按照中欧铁路通道、节点、境外产业、贸易等布局,分批建设境外分拨集散中心,形成中欧班列境外快捷集疏运能力。

境外铁路场站的投资逐渐进入中欧班列运营平台发展规划,一些有远见的班列平台公司设立境外联络处拓展业务资源,但在当前多依靠补贴才能保障班列运行的背景下,中欧班列平台公司境外场站投资能力有限,难以发挥中欧班列规模经济的优势和对外谈判能力,建议国内中欧班列运营平台在国家相关部门指导下,探讨在境外汉堡、杜伊斯堡等重要中转场站周边共同投资物流设施,共建中欧班列欧洲的集散中心,提高境外物流服务水平和服务能力。


本文作者系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咨询研究部项目经理罗先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