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开发迭代后强化国际供应链的重点任务

时间:2020-09-16  作者:管理员 阅读量:368 

西部大开发迭代后强化国际供应链的重点任务

李牧原常务副会长应邀为四川省交通运输厅授课

编者:应四川省交通运输厅邀请,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李牧原赴成都为四川省运输物流高质量发展培训班进行主题为《西部大开发迭代后强化国际供应链的重点任务》的授课。以下是本次授课的主要观点。

一、 疫情下观察国际供应链体系的调整方向

上半年新冠疫情爆发,让我们对国际供应链在非常时期的支撑作用有了更深的认识,特别是国际供应链安全问题,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重要程度。疫情突袭,交通运输业经历了急速停摆阶段、短暂乐观阶段、明显下滑阶段和结构调整阶段,目前已经进入了全面恢复和结构调整并行的阶段。结构调整主要体现在运输线路(航线)结构调整、贸易结构调整和出口市场调整,疫情冲击使长期以来建立的市场平衡被打破,使国际供应链产生深刻变化:一是国际贸易从全球化转向区域化合作,甚至双边合作;二是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建立的新型国际物流通道和贸易走廊将发挥重要作用;三是疫情下也暴露了我国在国际供应链中长期积累的问题,出现了明显短板。

这些明显短板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国际供应链安全体系尚不稳固;二是国际物流通道过于集中在海运单一运输方式上,中欧班列、陆海新通道等线路虽然逆势增长,但承担的总量占比不高;三是境外物流网络节点中存在明显短板;四是航空货运能力严重不足,航运货运生态尚未完善;五是集卡拖车在多式联运业务中的重要性更加突出,公路段短驳能力是联运服务的关键。鉴于我国在境外物流网络节点中存在明显短板,完善航空货运生态链、满足国际高端物流服务需求成为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必须围绕国际国内双循环的发展要求,建立兼顾国际和国内两个市场的枢纽体系和通道网络,促进跨区域的经济协作。

二、 西部大开发新格局对西部物流体系产生影响

今年5月份,国务院印发《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中,重点提出: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引领,加大西部开放力度;强化开放大通道建设。打造内陆开放高地和开发开放枢纽。提高基础设施通达度、通畅性和均等化水平,推动绿色集约发展。加强横贯东西、纵贯南北的运输通道建设,拓展区域开发轴线。依托长江黄金水道,构建陆海联运、空铁联运、中欧班列等有机结合的联运服务模式和物流大通道。以创新能力建设为核心,加强创新开放合作,打造区域创新高地;充分发挥西部地区比较优势,推动具备条件的产业集群化发展。指导意见包含了:区域协同、机制创新、开放平台、产业集群、通道建设、枢纽节点等关键词。因此,我们可以把西部大开发新格局理解为从大开发到大开放的战略迭代,迭代升级的几个重点包含:一是推动西部地区实施大开放发展策略,以促进国际经贸合作为导向,实现交通、物流、商贸、产业的深度融合。二是在空间上实现点轴式区域联动发展,是通道+枢纽的点轴结构,以城市群联动替代单一中心城市增长极策略。陆海统筹、双向互济、联程联运、外向与内需并举。三是物流作为先导性产业带动内陆开放,通过提升物流通道效率和做大物流枢纽的产业要素聚集,形成沿通道的多个经济增长极。四是以通道经济、枢纽经济为导向,以优化营商环境为手段,大力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

三、 西部陆海新通道提供了重要战略机遇

西部大开发新格局的一项重要战略举措就是通道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位于我国西部地区,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衔接长江经济带。西部陆海新通道是纵贯我国西部主要城市群的经济走廊,积累了不同时期国家发展战略的建设成果,从25年前国家提出西南出海大通道,到20年前西部大开发战略,再到如今西部陆海新通道,标志着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范围不断扩大,城市群的融合不断深化,物流产业价值不断提升,国际间经贸往来不断繁荣。西部陆海新通道不是空中楼阁,而是西部地区产业迭代发展的必然结果,为西部地区提供了发展机遇。

对于内陆地区而言,陆海新通道补充了内陆出海通道资源,寻求更加便捷的出海口,为物流方提供多样化的选择,使内陆地区有机会成为国际分拨中心,实现枢纽经济发展模式。内陆地区与沿海地区可在自贸试验区之间实现资源互用、政策对接、信息共享。内陆地区依托大型铁路和航空设施,打造物流枢纽,培育物流产业集群,培育国际物流端到端的服务能力,提高国际供应链服务与控制能力。高效物流体系带动高端产业发展,优化产业结构,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

对于沿海地区而言,西部陆海新通道打开了内陆腹地市场,通过建立内陆港实现港口功能向内陆转移,以内陆物流量带动航线升级优化,加大港航能力建设。大力发展临港物流,形成港口型物流枢纽,培育物流产业集群,形成陆海双向的通道控制能力。以此带动临港产业,形成内陆与沿海的良性互动。

当前,西部陆海新通道正处于起步阶段,且增长态势良好。一是通道沿线各地政府密集出台相关政策,《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发布以后,广西、重庆、四川、贵阳、青海等5省市区先后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实施方案,统筹推进本省通道建设工作。二是通道运行态势总体向好。西部陆海新通道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有序推进,通道的运行规模逐步扩大,运行网络不断扩展;通道沿线物流运行平台陆续建立,公共运营平台正在谋划中;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产品和服务创新实践不断推进,沿线区域信息互联互通逐步加强;西部陆海新通道朋友圈不断扩大,跨区域合作机制不断完善,协调联动能力不断提升。三是产业带动效果初步显现。重庆、四川、云南、广西等对东盟的贸易额从2017年的4471亿元提升至2019年的5907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15%,远高于我国对外贸易发展的平均水平。

总之,针对国际供应链变化的特征,一方面要加大对国际供应链安全的研究,增加国际通道的备份系统,积极扶持新型物流通道,形成多种运输的组合网络。另一方面,加大对内循环物流体系的建设,形成双循环的物流服务网络,这些都应纳入下一步交通运输与物流发展的重点任务。